您好,歡迎來到烏干達新聞中心!


烏干達駐華大使館

烏干達共和國駐華大使館委托泛洲文化傳播承辦

劃分今天世界兩大陣營的不再是意識形態,而是全球化

2019-11-08 20:23:00    責任編輯:李斐   

來源:新華網

字體:

 進博會主賓演講、豫園夜游私宴、40億歐元主權債券、《中法關系行動計劃》……

此次法國總統率團訪華,從政治到經濟,中國都給予了高規格待遇,也讓外界猜測中法關系急劇升溫背后的全球格局會有怎樣的變化。對此,觀察者網專訪春秋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曾常駐巴黎二十余年的鄭若麟老師,解讀中法關系和全球變局。

11月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同法國總統馬克龍會談。這是會談前,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東門外廣場為馬克龍舉行歡迎儀式。新華社記者 李學仁 

【采訪/觀察者網 小婷】

觀察者網:此次進博會,法國是主賓國之一,同時馬克龍還要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從這幾天的行程來看,不論是進博會還是國事訪問,中方對馬克龍的待遇都非常高,中國為什么如此重視馬克龍此行?

鄭若麟:中國重視馬克龍這次訪問,是有比較深刻的原因。首先當然是進博會首次迎來一個經濟大國、特別是歐盟的兩個軸心國家之一的法國出席,這可以說是為上海的進博會站臺,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支持,這是一方面。

第二,因為法國現在的地位確實有所不同,英國脫歐以后,法國就成為五個常任理事國中唯一擁有否決權的歐盟國家,而且還是一個核大國。而馬克龍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到中國來訪問,并且表示要加強與中國在各方面的合作,這也是對中國的一個明確支持。

第三,我們應該看到馬克龍這次來訪,在政治議題、經濟議題上都是帶著內容來的,隨行有40多位企業家,準備和中國加強各方面的合作,當然這其中也有考慮法國和中國貿易是處于逆差狀態,他當然想賣更多的東西給中國,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另一方面,法國也看到了美國已經正式提出要退出《巴黎氣候協定》,美國不但和中國在打貿易戰,也和歐洲打貿易戰。盡管從很多意義上來說,法國是美國的盟國,但顯然法國目前是站在特朗普領導的美國的對立面的。對于中國來說,在這種背景下加強與法國的交往,從戰略上講是非常合適的。

再加上從以往中國跟歐洲人打交道的經驗上,我們已經明白,對歐洲國家領導人一定要在形式上做到極致。因為歐洲作為一個古老文明,他們非常講究禮儀上的一些含義,所以這一次習近平主席不但三次與馬克龍共進晚宴,其中有一次還是私宴,而且從禮儀上給予馬克龍幾乎是最高待遇,有點像2017年特朗普來中國時的待遇,我們還記得當時中美兩國元首一起參觀了故宮,這次習近平主席和馬克龍一起參觀了豫園,一起進行了一次私人宴會。這些都是對這位來自法國的客人的高度重視,具有很強烈的象征意義。

11月5日晚,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在上海豫園會見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夫人布麗吉特。 新華社記者 劉彬 攝

觀察者網:在兩國領導會見當天,中國在巴黎定價發行40億歐元主權債券,支持巴黎國際金融中心建設。中國選擇在巴黎發行歐元主權債券,有哪些考慮?

鄭若麟:這次在法國由巴黎定價發行中國主權債券,具有非常重要的象征意義。中法、中歐之間的經濟關系正在密切加強,這給外界一個信號:中國要和法國打造一個更加密切的經濟、金融合作關系,打造一個更加堅實、穩固的雙邊經貿關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對歐洲其他國家肯定是一個鼓勵。

據報道,這是中國政府15年來第一次發行歐元主權債券,而且規模很大,獲得了相當大的成功,我們發行40億,申購金額達到了200億。我相信這給歐洲其他國家傳遞的信號是非常明確的,就是馬克龍對中國采取了一些友好的、特殊的握手政策,而不是掰腕子政策,那么中國就會適當照顧到法國的利益。我相信這個信息傳遞出去,會對中國改善與整個歐洲的關系起到很大的作用。

觀察者網:眼下的歐洲,英國陷入脫歐,德國默克爾即將退休,歐洲的希望似乎又落在了法國身上。中國此時加強和法國的聯系,從整個中歐關系的長遠角度來看,有什么考慮?

鄭若麟:法國歷來是一個非常特殊的國家,9月份馬克龍在法國駐外使節年會上有一個內部講話,他說的非常清楚,整個世界可能正在經歷西方霸權的終結時代。他提到的這個西方霸權主要是指18世紀文藝復興以后的法國霸權,19世紀工業革命后的英國霸權,以及20世紀以后打贏兩次世界大戰的美國霸權。其中他提到,法國霸權是建立在思想領域。

我們也知道,法國戴高樂將軍是西方主要大國中,第一個與中國建立全面外交關系的國家領導人,戴高樂此舉打破了當時美國對中國的全面封鎖。今天馬克龍在中美全面貿易戰的背景下,堅持他的承諾,一年來一次中國,而且帶來了與中國加強經貿合作的強烈愿望。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對法國確實應該另眼相看,這個民族與其他西方國家有所不同。某些法國人是有著脊梁骨的,他們愿意昂起頭來做一個大寫的、獨立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與這些法國人應該加強交往。

當然,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馬克龍的一個顧問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特朗普提出了好的問題,但是他的解決辦法卻是壞的。也就是說,法國也認為,特朗普提出的一些問題,比如說中國不夠開放,中國貿易老是順差,以及中國在技術轉讓方面的一些特殊要求,這些都是有問題的,但用貿易戰這個解決辦法是行不通的,所以馬克龍要用握手的辦法,用加強貿易的辦法,來解決法國和中國的貿易逆差問題。

從中國的角度來說,中美貿易戰打到今天這樣的一種程度,歐洲有意加強與中國關系的任何舉措,應該說都是有一定積極意義的,所以我們要加強與法國的關系,更何況英國脫歐以后,法國將成為歐盟內部最重要的國家之一。法國本來就是世界第五或第六大經濟體,再加上法國在科技領域也還是一個大國,比如核電、大飛機,包括汽車領域,以及農業方面等等,法國都有它先進的一面,加強與法國合作,我們還是在與一個科技領域有著比較強大實力的國家合作,這對中國必然是有好處的。

最后一點就是法國畢竟在歐盟,在對俄羅斯、對美國,甚至包括對印度(別忘記法國和印度是有軍火交易的),都起著相當大的作用。雖然法國只有6700萬人口,被某些中國戰略學者認為是一個小國,或者是一個不知道自己是小國的小國,但我是不認同這種看法的。我認為法國在今天的世界上還是一個重要的大國,法國在經濟、科技領域依然有很重的分量,更最重要的是,法國在思想領域、精神領域依舊占據高地,一些杰出的法國領導人有時候是會打出一些出人意料的牌的,這次馬克龍來華訪問是否正在打出一些令人震驚、會在歷史上留下痕跡的牌,現在下斷語稍早了一點,但是我希望他正在打這樣的牌。

觀察者網:但其實今年法國的日子也不好過,黃馬甲運動至今仍在繼續,再加上歐洲政治和經濟都處于下行階段,法國有可能重新成為歐洲的領頭羊嗎?

鄭若麟:確實,法國目前面臨的困難,應該說是非常嚴重的,我曾經也說過,法國到了歷史的一個轉折點。法國從十八、十九世紀一度是世界兩霸之一,后來成為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擁有否決權,而且是個核國家,這些都是法國在全球走到巔峰時的成就。現在法國確實正在走下坡路,而且走得還相當急,各個領域都在急劇的衰退。

在這種情況下,法國是否還能成為歐盟的一個重要國家?至少到目前是肯定的,因為它的歷史地位擺在那里,剛才我已經多次強調法國是歐盟28個國家(英國離開以后就是27個國家)里唯一的常任理事國,而且是核大國,這樣的國家能夠不重要嗎?

其次,法國和德國結成了歐盟軸心,確保了法國在歐盟內的核心作用,尤其是我們不要忘記法國在政治領域的智慧是超群的。法國前總統吉斯卡爾·德斯坦曾經主持制定了歐盟憲法草案,如何在歐盟這樣一個政治實體中體現西方民主的多數意愿,他想出了一個雙重多數制,一個議案投票贊同的國家數超過半數,而這些國家所代表的人口數也超過半數,這個議案就可以通過,這就是雙重多數制。我們可以看到,在政治體制設計上法國人的別出心裁,更不要說西方今天的一些政治體制都是建立在法國一些思想家,像孟德斯鳩、盧梭提出的構想上,到了今天,法國在政治領域還在起著這樣的作用。所以法國衰退是一個事實,走下坡路是一個事實,但法國還有她的某些優勢,這也是一個事實。

11月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同法國總統馬克龍共同出席中法經濟峰會閉幕式。這是習近平在中法經濟峰會閉幕式上致辭。新華社記者 燕雁 攝

觀察者網:在會見馬克龍時,習主席提到“中法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東西方文明代表”,您在法國二十多年,從東西方文明的角度來看,中法兩國在合作中該如何求同存異?

鄭若麟:老實說,我對中法求同存異加強合作的未來前景不是特別樂觀。馬克龍這次雖然采取了一些友好的態度和做法,但是法國的輿論并沒有因此而產生真正的而變化,法國的《世界報》在馬克龍來華時,專門刊登一篇有關中國的負面報道,說中國一家銀行在法國洗錢,刻意對馬克龍訪華潑污水。法國的一些電視臺在討論有關中國的問題時,也是念念不忘地拿出香港問題、新疆問題、西藏問題來潑污水,一定要把中國說成是一個邪惡的國家,甚至有些人把中國的一些新技術發明,比如臉部識別系統,一定要說成是監控民眾的技術手段。有些說法荒誕到令人無法想象。

之所以法國會有這樣的輿論存在,一些媒體會對中國采取一些不客觀的報道,主要還是對中國的發展模式、中國走的道路、中國文明可能對他們帶來的沖擊和影響持有懷疑態度。這應該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研究,東西方如何才能和而不同、和平相處,我認為這個話題可能需要半個世紀來研究,才能找出一個可行的方案。

因為西方有一個非常嚴重的缺陷,就是以己度人,他們自己的文明具有一神教文明的特征,非我族類就是異教徒,就要被消滅;而且西方人稱霸世界300年,因為他們比世界其他文明都要強大,他們就稱霸世界,欺壓別的國家,而且總是擔心別人一旦比他們強大了,也會像他們一樣來欺壓別人,但是他們忘了,有些人、有些文明跟他們是不一樣的。

觀察者網:中美貿易戰期間,馬克龍一直呼吁要“停戰”,并反對“美歐同盟”。馬克龍為什么選擇了中國而不是美國?

鄭若麟:其實馬克龍多次想選擇特朗普的,但是特朗普并不接受。馬克龍和特朗普走不到一塊兒,最關鍵的一點是因為馬克龍支持全球化,特朗普反對全球化。

馬克龍之所以“選擇”中國,原因非常簡單,就是因為中國在一個重要問題上跟他站在一起,就是全球化。中國支持全球化,明確站在全球化的一邊,在這種背景下,馬克龍只能跟中國站在一起。

我多次在各種場合說過,今天的世界早已不是以意識形態劃分,不然人們不會覺得奇怪,東西方陣營怎么變得四分五裂?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斗爭怎么變得奇形怪狀,甚至于看不見?我們也就無法解釋,為什么特朗普在和中國打貿易戰的時候,也不停地對歐洲打冷拳踢冷腳,有時候踢的還挺重,就是因為今天的世界,意識形態也好,國家利益沖突也好,文明的沖突也好,都讓位于一個詞——全球化。

全球化是劃分今天世界兩大陣營的最根本因素。我此前在接受觀察者網采訪時也談到,當今世界形成了支持和反對全球化的四大力量板塊:占據主導地位的跨國金融資本,正在反抗的各國產業資本,另外還有伊斯蘭世界,以及以中國為代表的第三世界新興經濟體。我們現在已經非常明確地看到,產業資本反對全球化,而跨國企業幕后的金融資本支持全球化。在這種背景下,馬克龍選擇了加強與中國的關系。

來源:新華網

編輯:冠希哥

① 共工網所有原創文章(含圖片),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
② 部分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要聞
  • 民生
  • 公益
  • 娛樂
  • 環保
  • 房產
烏干達外宣單位的知會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北京網絡行業協會   網絡110報警服務   無線互聯網業自律同盟   工信部   商業新媒體聯盟

共工衛視介紹 | 共工網介紹 | 團隊風采 | 免責條款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工作郵箱

Copyright 2006-2016.《共工網》(www.qcdmxg.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信息: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自律公約 (ICP工信部備案號:粵ICP備16101787號-1 )( 國家版權局版權保護登記號:2016SR289684) (百度信譽認證主體識別碼:BDV-445201259)
七乐彩专家杀号澳客